2019年

2019年搬離住了20多年的天龍國,開始我的城邊生活。台北城的熱鬧程度,手搖飲料的密度大概是個指標。以前住的地方方圓500公尺內我知道的飲料店大概有7家,咖啡店6家,裡面有賣莊園咖啡豆的大概有4家,現在這裡一間不剩。因為覓食不便,只好每天煮飯,雖然缺乏烹飪的彗根與熱情,成果如何不好說,但日復一日的操演,也算給自己添了個新把戲。

a trip to Kamakura, Kanagawa (鐮倉)

在沒有紫陽花也沒有楓葉的季節去鐮倉看寺廟,跟旅遊書看到的有點出入。去了圓覺寺、明月院、建長寺、鶴岡八幡宮、高德院、長谷寺。快忘記了,來貼照片。

a trip to Enoshima, Kanagawa (江之島)

抵達羽田機場的那天,我坐了電車來到藤澤,放完行李來個江之島半日遊。出了電車,走在通往江之島的橋上,發現頭上有一堆應該是老鷹和烏鴉的黑色大鳥在天空上飛來飛去,就覺得不枉此行了。

a trip to Hakone, Kanagawa (箱根)

也許是因為季節的關係,總覺得箱根有那麼點沒落貴族的味道,像圓山、福華那樣的老派大飯店,或者像巴黎動物園,有某種派頭,但好像需要作點翻修。兩天後,我來到東京的街頭,在消費與消費之間感到些許厭煩,箱根的景象開始浮現在眼前。我開始想念那樣的老派,以及那歲月的痕跡。

來去東京喝咖啡

《咖啡與煙》裡面有一段Tom Waits和Iggy Pop在一起喝咖啡的橋段,後者說他戒菸了,所以可以抽煙。是的,這就是為何我戒咖啡了,所以可以喝咖啡。總之,最近在東京喝了幾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