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科特選

住處附近有間咖啡店,可能我太少去或去的時間太奇怪,每次去都沒有其他客人。前些日子在那裡被招待了一小杯咖啡,兩三口就喝完的那種,咖啡溫度不高,想說大概是煮了沒客人只好讓我喝了,但結果只是淺嚐一口,就覺得齒頰留香,甚至有回甘的感覺,香氣持續了半個多小時。這香氣讓我念念不忘,所以家裡的存貨消耗完畢,立馬就跑去店裡訂了一包回家。

優雅的老去

有時候會想,當生命終結的時候,我會是什麼樣子。每一次,我都祈求,當我老時,不論我的外表變得如何,身體裡能夠保有足夠的從容、寬容與優雅。我想要老得像Leonard Cohen。外人自然是無從了解Leonard Cohen過世前所經歷過的身體上的苦,但是他留給我們的,永遠是那個漂亮的紳士形象。他在離世前不久,才剛送給樂迷他的最後一張專輯,一個退出的宣言、臨別禮物,並在享受樂迷的一致好評後悄然離去,時間抓得剛剛好。

2016年

幾個月前去看醫生,醫生說我的毛病可能是壓力造成的,那時只覺得手上沒有棘手的事,這樣有壓力的話也太草莓了吧。後來嫌花時間沒再去看病,一直到這幾天,工作開始有空檔,那些糾纏已久的症狀自己消失了。原來草莓不分年齡。

二見Sigur Rós

自從上次Sigur Rós來台灣,匆匆已過四年,以為一切會如記憶中的一樣,然而他們變了,或許我也變了。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從拉斯馮提爾的Dogma95以後,即使不走極端,藝術電影好像意味著多少帶著點反技術反後製,強調真實的前提,或者,不管拍攝或剪接技巧多麼精湛,也絕少刻意強調技術的使用,而更著重在故事的鋪陳,情感的傳達,與創意的表現。這也是為何《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有趣的地方,如此困頓沉鬱的主題與細膩節制的情感,在宣傳上卻是特別強調「120格、4K、3D」的技術面

有寶可夢的夏天

今年夏天以來,我多了個無聊的習慣,就是閒來無事的時候把Pokemon Go打開,瀏覽一遍那逐漸被色彩填滿的圖鑑,檢查一下還有哪幾格還是灰色數字,然後莫名的滿足感油然而生,然後滿意地把手機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