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the Netherlands-2

到荷蘭第一天下飛機後就去了中央車站的遊客中心領阿姆斯特丹城市卡(我愛實體卡),排我前面一對夫妻講了超過20分鐘,問了各種基本問題,服務的女士非常專業,很有耐心地提供各種建議跟說明,而且表現出來態度讓人感覺真得有在乎,而不只是禮貌。

A trip to the Netherlands-1

疫情後首次出國,去了荷蘭。由於交通方便,外加太陽下山得晚,總共踏足20個城市/村/鎮,包含大小博物館27間,以及庫肯霍夫花園,跟阿姆斯特丹城市卡有包含的This is Holland跟Haarlem遊船。除了阿姆斯特丹的梵谷博物館以外,所有博物館的展覽跟接待人員都很棒,連應該要很兇的警衛普遍都很友善,展覽主題多元,很多提供語音導覽,有些還有中文。

重返毛月亮

距離上次看雲門的《毛月亮》,已經五年了,時間過得飛快。今天晚上演後座談一位觀眾講了一段話,大意是說「五年前有淡淡的艋舺跑到冰島,五年後有淡淡的冰島跑到艋舺」,我完全懂,因為我也這麼覺得,只是沒能這麼用這麼精簡又美麗的話表達出來。

黃色小鴨

過年回高雄的第一站就是去光榮碼頭看黃色小鴨,那是個不熱不冷的好天氣,到的時間比較早,市集還沒開,也沒有表演活動,港邊仍然聚集了很多人。走到小鴨前面有種奇幻的感覺,不知為何這麼多人會因為小鴨而聚集在這裡,男女老少,坐輪椅的老先生、外國的旅客。實際上除了拍照也不能幹嘛,但就是愛來。在小鴨巨大的身影下,我們仰望,那好像我們膜拜的神。

裝咖人-寫予你一條溫柔的歌

前陣子去聲色參加楊逵鵝媽媽出嫁30週年音樂會原聲帶的提貨活動,那一天不止帶回一個超級精美的作品,還第一次知道了裝咖人這個團體,以及他們的專輯《夜官巡場》,還有張嘉祥創作的同名小說。

聯想

前陣子讀了一些60-70年代的的故事,裡面有提到台語廣播被禁的事,讓我想起小時候。自從上學以後,學校教育透過明示暗示的方式,讓一般小孩開始覺得講台語不入流,這包括了幹部名單裡有個國語推行員的這件事(雖然當時這個人其實完全沒事做)。

2023年

疫情結束後一直沒有出過國,原本想等烏俄戰爭結束後再去,想說今年下半年應該就差不多了。直到10月哈瑪斯突然對以色列發射大量火箭,想到兩邊的衝突由來已久,比烏俄戰事更難解決,頓時希望全無,於是就去買了一張半年後去荷蘭的機票。

驅散牆壁怪音

每天晚上關燈躺平後,裝了燈的那面牆壁總是時不時會冒出短促的「嘖」的一聲。那聲音很難形容,像帶有彈簧感的電流聲,每次就只出一聲,有時大聲有時小聲,以不規則頻率「嘖」個幾聲後我就睡著了,幾年下來早已見怪不怪。但有時快入睡的時候,也是可能被那聲音給喚醒,例如昨天半夜嘖嘖聲絡繹不絕,不讓人睡,非常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