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can go wrong

最近初次體驗實體與線上混合會議的轉播工作,異常疲憊,回家只想吃雞排跟可樂自暴自棄。雖然最終沒出現大斷線的問題,但從早到晚各種細碎意外令我這菜鳥膽戰心驚了好幾回,測試了也避不掉,原來所有的設備都有可能出錯。

來一點嘻哈

國慶連假偶然在電視上轉到《大嘻哈時代》的片段,第一段是wannasleep,第二段是潤少,兩個風格完全不同,但都引起了我的注意,讓我google了起來。連看了幾個影片之後,才發現是個選秀節目,而且蠻好看的。

寄包裹到法國

最近又多認識了法國一點,因為一個寄不到的包裹。簡單說就是不要用郵局的國際快捷(EMS)寄東西到法國。

做(失敗)麵包的日子

因為疫情被困在家的日子裡,發現攪拌麵糰真是一件頗為療癒的事情。我喜歡低溫發酵法,在前一天睡前把麵糰送到冰箱,期待隔天晚上發得光滑飽滿拿出來整型加二次發酵送烤箱。從睡夢到隔天的一整個白天,腦海時不時都會飄出我的那盆麵糰。那感覺就像是用底片相機的時代,在照片洗出來之前,你沒有辦法確定會拍到什麼,所以你滿心期待。

最近受到疫情升溫之後各方人馬各種讓人吐血的言論影響,睡眠品質不佳。不斷重複出現的語言與句型,讓你想起了2018年,你看到一把火燒了起來,莫名奇妙地蔓延到了冬天。這一次,理性似乎也在節節敗退。希望雨再多下一點,沖走這一切,給我一個好眠。

WFH的咖啡

之前在醫院陪病,整天關在室內,第三天開始覺得人怪怪的,下午在全家買了咖啡跟蕃薯,吃過以後才回復正常。這個症頭在居家工作三天以後,又發作了,時不時有個聲音跟我說,我需要喝咖啡!過了幾天都沒改善,怕哪天暴走,週末上網查了附近賣咖啡豆的店,搬出了我塵封快三年的濾杯濾紙,一杯下肚,覺得我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