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解決水龍頭問題

家裡有兩個水龍頭一直有水量忽大忽小的毛病,一個水開大一點就正常了,另一個開大也沒用,只有馬桶剛好也正在沖水的時候還行。水電先生摸了半天只跟我說加壓馬達大概快掛了就回去了,想說專業人士都不知所措我也就只好放任它們一直這樣了。

抄一首歌 腰〈晚春〉

前些日子第一次聽到宋冬野,過不久輾轉就聽到了來自雲南昭通的腰樂隊。腰(kidney)的最後一張專輯《相見恨晚》的最後一首歌叫〈晚春〉,開頭曲調頗為抒情,最後卻澎派不已,頗有餘韻。於是開始尋找這首歌的故事,存了兩張圖在電腦裡面,因為整理桌面發現了,就補點字當作筆記放在這裡吧。

天橋上的魔術師

不管是幾年前在網路上看到的中華商場老照片,或者是三、四個月前網路上流傳的一支劇組搭建中華商場的短片,我都是沒什麼感覺的。畢竟不是台北人嘛。我想台北人看到高雄地下街商場老照片的反應,應該也是差不多的吧。最近讀完了吳明益的《天橋上的魔術師》,突然覺得我好像也曾經在那個商場住過一樣。

紅寶石竹芋

前陣子看到一本可愛的小說叫《家守綺談》,故事圍繞著一個京都附近種滿各種植物的老宅庭園,每個章節都短短的,都和一種植物有關,看著看著就覺得想要有一盆綠油油的植物在身邊陪伴,家裡也可以看起來明亮一點。結果在建國花市繞了一圈,最後帶回了一盆紅色的東西回來。

大同

不是最近很多人討論的那個大同,我要講的是一部2015年的中國大陸電影紀錄片,大同是中文片名,英文片名叫The Chinese Mayor,導演周浩。大概是一年前在電視上不小心看到的,我想我在看的時候,應該是一直都呈現著兩眼圓睜張大嘴巴的姿態,就是所謂的目瞪口呆。奇片一部。

2019年

2019年搬離住了20多年的天龍國,開始我的城邊生活。台北城的熱鬧程度,手搖飲料的密度大概是個指標。以前住的地方方圓500公尺內我知道的飲料店大概有7家,咖啡店6家,裡面有賣莊園咖啡豆的大概有4家,現在這裡一間不剩。因為覓食不便,只好每天煮飯,雖然缺乏烹飪的彗根與熱情,成果如何不好說,但日復一日的操演,也算給自己添了個新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