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失敗)麵包的日子

因為疫情被困在家的日子裡,發現攪拌麵糰真是一件頗為療癒的事情。我喜歡低溫發酵法,在前一天睡前把麵糰送到冰箱,期待隔天晚上發得光滑飽滿拿出來整型加二次發酵送烤箱。從睡夢到隔天的一整個白天,腦海時不時都會飄出我的那盆麵糰。那感覺就像是用底片相機的時代,在照片洗出來之前,你沒有辦法確定會拍到什麼,所以你滿心期待。

最近受到疫情升溫之後各方人馬各種讓人吐血的言論影響,睡眠品質不佳。不斷重複出現的語言與句型,讓你想起了2018年,你看到一把火燒了起來,莫名奇妙地蔓延到了冬天。這一次,理性似乎也在節節敗退。希望雨再多下一點,沖走這一切,給我一個好眠。

WFH的咖啡

之前在醫院陪病,整天關在室內,第三天開始覺得人怪怪的,下午在全家買了咖啡跟蕃薯,吃過以後才回復正常。這個症頭在居家工作三天以後,又發作了,時不時有個聲音跟我說,我需要喝咖啡!過了幾天都沒改善,怕哪天暴走,週末上網查了附近賣咖啡豆的店,搬出了我塵封快三年的濾杯濾紙,一杯下肚,覺得我又好了。

司機歌手

幾週前的某個夜晚,我在南部搭計程車,司機上路沒多久,點開了Youtube,播了一個很像伴唱帶的台語歌影片,聽著聽著,他跟我說那是他唱的。

阮劇團《十殿》

之前聽了阮劇團的podcast《這聲好啊》在談有關台語的書寫還有現代化覺得很有趣,所以上個週末也去看了阮劇團在國家戲劇院演出的《十殿》。到了現場我才發現原來這齣劇有分《奈何橋》和《輪迴道》兩場,結果我只看到後者,而且還買到視線遮蔽區,所以舞台上方的投影有一點觀看困難,有點可惜。

生祥樂隊《我庄三部曲》、雲門《十三聲》

前些日子後知後覺地看了《大佛普拉斯》和《陽光普照》,發現不只攝影美麗,音樂也非常好聽,特別看了片尾,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都是林生祥的音樂。週五晚上生祥樂隊在國家音樂廳和國家交響樂團合作的表演,雖然很意外地音響不是太好,但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聽《我庄》、《圍庄》、《野蓮出庄》的歌,得到的感動實在遠大於音響問題。